梅花粥

梅花粥

咏红梅花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3 03:19    关注度: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《咏红梅花》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五十回:芦雪庵争联即景诗,暖香坞雅制春灯谜。因宝玉在芦雪庵即景联诗中落了第了,众姐妹就罚宝玉到栊翠庵妙玉处折一支梅花来。宝玉将乞来的梅花插入瓶内,只见这枝梅花只要二尺来高,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,约有五六尺长,其间小枝不合,或如蟠螭,或如僵蚓,或孤削如笔,或密聚如林,花吐胭脂,香欺兰蕙,各各称赏。因邢岫烟、李纹、薛宝琴三人在芦雪庵即景联诗中联诗少,世人便依“红梅花”三字之序让邢岫烟、李纹、薛宝琴各自作七律诗一首。

  《咏红梅花》

  《红楼梦》第五十回

  桃未芳菲杏未红,冲寒先喜笑春风。

  魂飞庾岭春难辨,霞隔罗浮梦未通。

  绿萼添妆融宝炬,缟仙扶醉跨残虹。

  看来岂是寻常色,浓淡由他冰雪中。

  1.芳菲——花卉香美。

  2.“冲寒”句——意即“先喜〔红梅〕冲寒迎春风而笑。”

  3.“魂飞”句——意谓红梅若移向庾岭,其景色就与春天很难区别了。大庾岭盛植梅,拜见《牙牌令》之二注。借“庾岭”点出梅花,借“春”点超卓红。

  4.“霞隔”句——用隋代赵师雄游罗浮山梦见梅花化为“淡妆素服”的佳丽与之欢宴歌舞的故事。见《龙城录》。用“霞”喻花红。用“隔”、“未通”,因赵师雄所梦见的罗浮山梅花是浅色的,与所咏的红梅分歧。

  5.“绿萼”二句——意谓红梅似燃着红烛、添加了红妆的萼绿仙子,又如喝醉了酒在跨过赤虹的白衣仙女。绿萼,梅花绿色的称绿萼梅,这里借梅拟人,说“萼绿”,即仙女萼绿华,故曰“添妆”,与下句取喻相类。《补充事类统编·花部·梅》“萼绿仙人”注引《石湖梅谱》:“梅花纯绿者,功德者比之九嶷仙人萼绿华云。”妆,指红妆,红衣、胭脂等皆属。宝炬,指红烛。宋代范成大《梅》诗:“午枕乍醒铅粉退,晓妆初罢蜡脂融。”缟仙,本喻梅花。见《咏白海棠》之一、之四注。扶醉,醉须人扶。以“醉”颜点出花红。残虹,虹以红色最显,形残时犹可见。南朝江淹《赤·虹赋》:“寂火灭而山红,余形可览,残色未去。”也借以喻花红。

  6.“看来”句——包含二义:一、花色斑斓,分歧寻常;二、梅花一般都是浅色的,用“岂是”来解除,是为了说红梅。

  白梅懒赋赋红梅,逞艳先迎醉眼开。

  冻脸有痕皆是血,痛心无恨亦成灰。

  误吞丹药移真骨,偷下仙境脱旧胎。

  江北江南春光耀,寄言蜂蝶漫疑猜。

  1.白梅懒赋——即“懒赋白梅”。

  2.“逞艳”句——意即春未到,红梅逞艳,先迎着我醉眼开放。

  3.冻脸——因花开于冰雪中,颜色又红,故喻之。借意于苏轼《定风浪·咏红梅》词:“自怜冷面不宜时。”痕,泪痕。以血泪说红。

  4.痛心——梅花花蕊孕育梅子,故言酸。待到时过,虽无仇恨,花亦乌有,所以说“成灰”。借意于李商隐《无题》诗:“春情莫共花争发,一寸相思一寸灰”

  5.“误吞”句——说梅花本是白的,因误吞奇异的丹药而换了骨格,变成红花。“丹药”的“丹”双关义就是红。范成大《梅谱》:“世传吴下红梅诗甚多,惟方剂通一篇绝唱,有‘紫府与丹来换骨,春风吹酒上凝脂之句。”

  6.“偷下”句——说红梅本是仙境的碧桃,因偷下尘凡而脱去旧形,幻为梅花。传说仙境种植仙桃,《西纪行》中孙悟空所偷吃的便是。

  7.“江北”二句——意谓请告诉蜂蝶,不要把红梅错认作是桃杏,而疑猜能否已到了春色光耀的季候。春光耀,因红梅色似春花才如许说的,非实指。其时仍是冰雪气候。蜂蝶,多喻轻狂的须眉。漫,莫,不要。

  疏是枝条艳是花,春妆儿女竞奢华。

  闲庭曲槛无余雪,流水空山有落霞。

  幽梦冷随红袖笛,游仙香泛绛河槎。

  前身定是瑶台种,无复相疑色相差。

  1.“春妆”句——为红梅花设喻春妆,亦即红妆之意。

  2.“闲庭”二句——通过写景宛转地说梅花不是白梅,而是红梅。余雪,喻白梅。唐代戎昱《早梅》诗:“不知近水花先发,疑是经春雪未消。”落霞,喻红梅。宋代毛滂《木兰花·红梅》词:“酒晕晚霞春立场,认是东君偏管顾。”闲庭,寂静的天井。

  3.“幽梦”句——意谓跟着女子所吹的凄清的笛声,梅花也做起幽梦来了。以“冷”、“笛”烘染梅花。拜见前联句“何处梅花笛”注。以“红袖”的“红”点花的颜色。

  4.“游仙”句——意谓梅花的香气使人如游仙境。乘槎游仙的传说,见《博物志》:银河与海相空,居海岛者,年年八月按期可见有木排从水上往来来往。有人便带了粮食,登上木排而去,成果碰着了牛郎织女。泛,飘浮,乘舟。绛河,传说中仙界之水。《拾忘记》:“绛河去日南十万里,波如绛色。”乘槎本当用“河汉”、“银河”,而换用“绛河”,是为了点花红。槎,木排。

  5.瑶台——仙境。咏梅诗词多有此类比方,如杜牧《梅》诗:“掩敛下瑶台”。瑶台种,就是说它是“阆苑仙葩”。

  6.“无复”句——不要由于红梅花不敷艳丽而思疑它曾是瑶台所种。

  跟着封建轨制日趋式微,其时的豪门,出格是贵族人士,在精力上也日益空虚,做诗竟成了一种消磨光阴和精神的文娱。他们既然除了“风花雪月”之外别无可写,也就只得从限题、限韵等文字技巧方面去斗智逞能。小说中已换过几回花腔,这里每人分得某字为韵,也是由来已久的一种唱和形式。描写这种诗风结习,客观上反映了其时这一阶级人物的无聊的精力形态。

  从人物描画上说,邢岫烟、李纹、薛宝琴都是初出场的脚色,该当有些衬着。但她们刚到贾府,与众姊妹联句作诗照理不该鹊巢鸠占,所以芦雪广联句除宝琴所作尚多外,仍只凸起湘云。世人接着要她们再赋红梅诗,是作者的补笔,借此机遇对她们的身份特点再作一些提醒,当然,这是通过诗句来暗示的。作者曾借凤姐的目光引见邢岫烟虽“家贫命苦”,“竟不像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,倒是个极温厚可疼的人”(四十九回)。她的诗中红梅冲寒而放,与春花难辨,虽处冰雪之中而颜色分歧寻常,模糊地包含着这些意义。李纹姊妺是李纨的寡婶的女儿,从诗中泪痕皆血、痛心成灰等语来看,似乎也有倒霉遭遇,或是表达丧父之痛。“寄言蜂蝶”莫作轻狂之态,可见其自恃节操,性格上颇有与李纨类似之处,大要是重视儒家“德教”的李守中一族中配合的情况教化所形成的。薛宝琴是“四大师族”里的闺秀,豪门令媛的“奢华”气味比其他人都要浓些。小说中专为她的“绝色”有过一段抱红梅、映白雪的衬着文字。她的诗似乎也在作自画像。

  词条标签:

  咏红梅花图册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12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(2018-07-05)

  凸起贡献榜

  ABC22048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

http://portaparks.com/mhz/348/
上一篇:客馆几时休 下一篇:学习丨部编版小学1-6年级语文上册课文背诵闯关表看看孩子能过几

报名参赛